亚搏手机版APP下载_NO.1

新闻中心
“水”叫随到 心联群众 ——记兴平市水务公司安装维修队队长杨联国
来源:杨梦珂/文 刘宝科 杨梦珂/图
发布时间:2022-03-24
浏览量:1265

9年多来他累计接听热线电话4万多个。仅2021年前8个月就接听服务热线1460个,处理管网维修183次,更换井盖、阀门、消防栓及查处无水、水压小等情况200余次。最多的时候,一天就有80个热线电话。2021年8月,兴平水务公司优化热线服务流程后,绑定在安装维修队队长杨联国手机上近10年的服务热线终于解绑。


9年多来,他换了4辆电动车、15个电瓶,无数次穿梭在大街小巷,夜晚也很少能睡个囫囵觉。在他的脑海中,供水抢修没有周末,更没有节假日之说。兴平市很多群众都有他的微信和电话,大家都知道管道漏水就找他。采访中,笔者遇到一位快70岁的老奶奶拿着自己的手机,指着微信头像问:“这是不是坑里干活那个?姓杨?”“您怎么会有他的微信?”“上次我家门口管道漏水维修就是他,我后来一有事就找他,那人热心得很。”老奶奶笑着说。


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,金奖银奖不如群众的夸奖。


“无论白天黑夜、严冬酷暑,还是狂风肆虐、大雨滂沱,他总是随叫随到。”兴平当地的居民这么说。


集结号下的冲锋者



2022年元旦前夕,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让兴平市按下了暂停键,全市道路封锁、市民居家隔离、车辆禁止上路。


1月7日下午6点,热心市民反映西环路人行道冒水,杨联国一路小跑,穿过了3道防控关卡,在15分钟内赶到了现场。“是主管道破损漏水,得抓紧抢修。”按照疫情防控要求,开挖道路的工人全部居家,不能外出,杨联国第一时间联系兴平市水务公司安装维修科科长祁宁静、副科长刘宝科,“特殊时期,咱们自己干!”


杨联国立即开始关闭西环路管网总阀,联系公司综合科,发布停水公告并做好停水区用户解释工作,祁宁静组织抢修车辆从库房运送材料与工具,刘宝科赶到现场设置隔离区进行防疫消杀。


做好准备工作后,杨联国迅速脱掉外套,拿起铁锹开挖道路,寻找漏点。为了减少人行道地砖的损坏,他们需要小心翼翼,一镐一镐地轻轻撬动,一块一块的搬抬堆放,尽量保证完好。很快,三人就从口吐白雾变成了“头顶冒烟”,额前的热汗还没滑落到脸庞就已变得冰冷。


冬季的冻土层可不是一般的硬,加上开挖点正好是压实的灰土,手中洋镐的每一次凿击,都会让冻僵的双手震得又痛又麻。没一会儿,用力过猛的刘宝科震裂了虎口,磨出了血泡,道道血丝顺着皲裂的破口漫了出来。杨联国让他先到一边休息一下,笑道:“还是年轻啊,手上没有几层茧子,哪能干得动这活儿?”


为了加快抢修进度,他们三人和后援的两名安装人员紧密协作,一镐一个坑点,一锨一块泥土,配合使用电镐,就这么探挖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确定是直径50厘米镀锌管道发生环状裂缝漏水。若非发现及时,可能会影响到附近建筑物和地下设施安全。这时,经过多方联系协调的小型挖掘机,也终于赶到抢修现场,协助扩大工作坑。


晚上8时,陆续赶到的抢修人员多头并进,固定、切割、拆除破损管段、装配管件材料、加装堵漏器一气呵成,晚9时许顺利完成抢修并恢复该区域供水。


守护安宁的夜归人



2021年11月2日晚8点,兴平市槐里西路消火栓前段控制阀门失控,急需维修。接到电话的杨联国撂下筷子就出了门,脑中闪过的画面全是5.5公里管线两侧的企业、学校、医院和小区。


由于管道总阀位置偏僻,无路可循,杨联国在荆棘密布、杂草丛生的灌木丛中硬生生踩出一条路来。找到总阀后,在关闭时却出现了新问题,由于总阀门口径较大,井盖是现浇混凝土,且阀门锈蚀较为严重,无法使用专用阀门钥匙关闭,只能人工下井操作。


杨联国顺着爬梯下去,在微光下一手拿着管钳固定阀门手轮边缘,另一只手拿着榔头反复敲打。狭窄的空间里,他的身体有些扭曲,不到5分钟,他的腰部和左腿已经渐感麻木,阀门缓缓转动,但是水量没有丝毫减少的迹象。杨联国停了下来,吐出一口浊气,然后背部后靠,从井壁上借来一分力气微微的扭了扭身体。抬起头,朦胧的月光仿佛遮盖了一层轻纱,看不到星星,但远处公寓楼的灯火却照耀出一种温暖的力量。他再次斜斜的举起了榔头,牙关也不自觉咬的更紧了——必须尽快停水!
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两座直径300毫米的闸阀终于关闭。杨联国放松了紧绷的身体,汗湿的后背传来阵阵凉意。远处公寓楼的灯火黯淡了不少,杨联国爬上地面,点燃了一支烟,看了一眼手机,时间已经过去了40多分钟。


维修工王朝已经等了许久,赶紧穿着连体防水工作服下井施工。法兰螺丝刚一割掉,管道余水就大量涌入两米深的井。杨联国紧急组织人员,一边用水泵抽积水,一边继续切割螺丝,并不时指导着下刀位置与拆装技巧。由于回水量较大,他们只能在冰凉的积水中摸索着完成阀门更换。


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紧张抢修,供水终于恢复正常,杨联国紧张的情绪慢慢放松下来,一种灼烧感却在提醒着他身体的疼痛。他低头一看,才发现小腿上有一道10多公分的伤口,血液却早已凝固。听着同事们关怀的话语,他摆摆手:“当时就想着赶紧关水,再说了,抢修时这点小伤小痛太平常了。”

杨联国蹑手蹑脚的走进家里,没敢开灯,也没看到身后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整。


不惧苦累的维修工


2019年,兴平市电影院巷部分老旧水表需要更换。走到巷口第一户门口,大家就皱起了眉头——眼前全是生活垃圾,味道刺鼻不说,还有大量的泥水灌进表坑里面。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说话。作为队长的杨联国没有责备,他一边挽袖子,一边安排:“出去两个人分头走,找一辆垃圾车过来。”众人只好苦着脸,陪他做起了清洁工。


半小时后,地面清理干净了,可是表坑里刺鼻的泥水还是让人头痛不已。杨联国却二话不说脱下安全帽,趴在地上用安全帽一点一点舀着泥水……


2020年的一次抢修给同事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,郝家巷一户居民在自建房屋施工时,不慎挖断供水管道,导致周围数十户居民断水。


由于小巷道路狭窄,工程车无法靠近现场,杨联国一声不吭,拿起电镐就开始对混凝土路面进行破碎。80多斤的电镐在他的手中“突突突”的开始工作。每一次移动破碎点,都要猛蹬地面,然后小腿、腰背和手臂同时发力;剧烈震动的电镐,带动着杨联国的手臂、肩膀以及他削瘦的脸颊,一波一波的抖动;破碎中的水泥地面不断溅射着触体生疼的小石块,等待抢修管道的同事们已经退到3米开外,躲避着刺鼻的烟尘与剧烈的噪音……


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大家才发现他手抖到连双筷子都拿不稳。


“凌晨两点,正在熟睡中的我接到电话,用户焦急的说家里漏水了,都流到室内了,能不能现在把他们家水关了。我赶紧下床穿衣,骑着电动车就往用户家赶。”杨联国说起了2017年冬日的一个深夜,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抢修。


此时路面上已经结冰,电动车跑在冰面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他必须要伸出两脚尽可能接触地面,防止速度过快而摔倒。冬夜的风,从棉衣帽子的缝隙钻进去,在后脑勺打个旋,掉过头来狠狠撕咬着他的耳朵,冻得他牙齿打颤,甚至忘记了手指与脚腕的刺痛麻木。


终于赶到用户家门口,杨联国从电动车坐垫下拿出管钳,却发现井盖和地面已经冻在一起,无处下手。他赶紧联系用户提来一壶热水,总算把井盖打开。他关闭阀门后,将水表清洗干净,发现原来是水表玻璃盖冻裂,导致水流出来了。等他处理完告别用户时,杨联国搓了搓僵硬的脸颊,跨上电动车才发现,棉衣早已经湿透了。杨联国说:“回家的这段路成了我记忆中最漫长的15分钟。刺骨的寒风,将湿透的棉衣几乎冻的僵硬。”


兴平供水管网“活地图”


从1990年参加工作以来,杨联国奋战供水一线三十余年,先后从事管道安装、水表拆装校验、管网阀门维修、管网测漏等方面工作。“有几次,在一些老旧街道发现漏水的情况下,通过仪器测漏找不到漏水点,可杨师傅通过他多年的实操经验,点对点分析,准确判定了漏水点,真是比仪器还精准的管道测漏神算子呀!”刘宝科感叹地说。


长期在一线工作中的他,熟记了兴平市城区大小道路、背街小巷的地下管线位置、走向、材质和阀门位置及控制范围,被公司领导和同事们亲切地称为兴平供水管网“活地图”。


平时有时间,杨联国就喜欢学习专业技术书籍,钻研管道安装和供水维修抢修技术,多年来坚持写施工日志、维修记录20余本,先后带出了8名徒弟。曾多次获得兴平市住建系统先进工作者、兴平市文明城市标兵、咸阳市总工会职工技能比赛优秀选手等荣誉称号,取得省建设厅举办的管道工培圳职业技能证书。2018年,他被陕西省水务供水集团评选为“水务工匠”。


兴平市“三供一业”供水职能移交后,兴平市水务公司供水和管道维修范围扩大两倍以上,杨联国带领安装维修队5名员工,依旧奔波在更加广阔的大街小巷中,不舍昼夜。


  编辑:  责任编辑:崔婷  审核: